• <bdo id="ece6e"></bdo>
  • >生活>>正文

    稅改過后,“寒流”中的橫店沒有戲拍|圖集

    原標題:稅改過后,“寒流”中的橫店沒有戲拍|圖集

    圖|呂萌

    文|林鵬

    編輯|孫俊彬

    崔永元的那條微博,像蝴蝶的翅膀,引發了影視產業的稅改風暴。作為影視行業的符號,橫店和身處其中的演員正在經歷一場“寒流”。

    來自廣東的群演吳小碧每周都會在橫店最繁華的萬盛街跳舞。爵士樂響起,有力的舞步踏開,甩動腰部和長發,她像一枚夜晚的發光體,很快會引來圍觀的群眾。

    “沒有戲拍,很多群演離開(橫店)了。”這個廣東外語藝術職業學院舞蹈表演系的畢業生說。一年前,她追隨老公,成為“橫漂”。老公做群演跑戲,她開了一個舞蹈工作坊,教群演跳舞。今年夏天以前,她每天都能招到5、6個新加入的姐妹,但受稅務風波的影響,現在,一個月才有5、6個人加入,“快撐不下去了。”

    1996年以來,被稱作“東方好萊塢”的橫店,在2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先后建起廣州街、香港街、秦王宮、清明上河圖、明清宮苑、夢幻谷等近20處影視拍攝基地。“最多時六七十個劇組,現在不過十多個。”一位常年在橫店拍戲的制片人告訴《后窗》,不少戲停了,還有一些原計劃開機的,“延期了”。

    在按照1:1仿建故宮的明清宮苑,從頭到尾難見正在拍戲的劇組。以往塵土飛楊的馬場,兩匹馬落寞地站在場邊,旁邊的管理員安靜地看著《如懿傳》,音樂響起時,垂著的馬尾會突然甩一下,像是在懷念去年拍攝時的人聲鼎沸。

    在橫店,演員的等級分明。群演可以分為普通群眾、前景特約和特約演員,前兩者都沒有臺詞,普通群眾通常是充當大背景,前景特約可能會露臉,只有特約演員才會有少量臺詞和戲份。特約之上,是角色演員——演一個有臺詞、有性格的角色,才能被稱為“真正的演員”。

    “真正的演員”也面臨激烈的競爭。

    他們大都畢業于專業院校,如果不是運氣爆棚,都需要“一部一部積累作品”。26歲的吳婧靚畢業于中國傳媒大學表演系。10月份,她參演的電視劇《語星如愿之步步殺機》是橫店正在拍攝的為數不多的古裝宮廷劇。在劇中,她飾演一個意圖謀殺皇上的反派宮女。“想要被人記住、被喜歡、被認可,需要自身條件和努力,還要加上天時地利人和。”她說,畢業后,因為拍戲辛苦、競爭激烈等多種原因,20多個同班同學,只有3人還在從事表演事業。

    “演員有時候很被動,全身心投入到一部戲里幾個月,殺青后又面臨被挑選,”最忙的時候,她差點兒錯過了媽媽的手術。

    這種挑選在最近幾個月更加嚴格。藝人經紀人開始頻繁約選角的副導演吃飯,“有沒有戲啊”、“我們都閑了三個月了”,有的經紀人說,“快餓死了,好不容易簽出去一個(藝人),戲又黃了。”

    所有人都在等待行業回暖。“10月開始,戲已經慢慢多起來了。大家還是要看戲的,總會好起來。”一位副導演表示樂觀。國慶節似乎帶回了人氣。因《延禧攻略》大火的“大豬蹄子”聶遠在橫店的見面會吸引了大量影迷,同時,橫店影視城也大幅降價,“4折游景區”。橫店人說,“這是史上人最多的十一”。

    橫店明清宮苑影視城的廣場上供游客游玩的熱氣球,明清宮苑占地1500畝,是橫店影視城中規模最大的影視基地。《甄嬛傳》、《延禧攻略》、《如懿傳》等多部古裝宮廷劇在此拍攝取景,許多片中人物、環境被觀眾牢記于心。

    隨著影視行業稅改風起、明星的“陰陽合同”引發行業震蕩以及橫店周邊的象山、湖州影視城的興起等因素的影響,在橫店拍攝的劇組數量比去年同期減少很多。

    十月份,《語星如愿之步步殺機》是橫店正在拍攝的為數不多的古裝宮廷劇。

    在這部清宮傳奇電視劇中,扮演反派宮女的演員吳婧靚,每次出演前都需要進行40分鐘左右的化妝準備。她畢業于中國傳媒大學,全班20多名同學,只有3人還在從事表演事業。

    吳婧靚在休息區溫習臺詞。這一天,她的戲要從下午拍到凌晨,行內俗稱“大夜”,一些場景需要等天光下去才能拍攝,拍到凌晨五六點收工的情況很常見。

    每場戲的拍攝的間隔時間很短,演員必須盡快調整自己的情緒準備下一場戲的拍攝。

    兩位飾演宮女的群眾演員正在屋外侍立。相比主演和一般角色演員,群眾演員在戲中鮮有臺詞,有時只作為背景出現。在片場,她們的工作大多時候是漫長的等待,在導演沒有喊“咔”之前,要一直站在自己的位置上。

    在沒有自己的戲份時,有心的跟組群演會看演員表演。很多“橫漂”沒有經歷過專業的表演訓練,能看老戲骨演戲,是他們的心愿。

    每個演員都會隨身攜帶一把演員椅,片場休息時,可以瞇一會兒。

    17歲的航天是橫店武行的演員,武行屬于影視行業中的高危職業,在電影和影視劇的拍攝過程中吊威亞、對打、爆炸、摔打等危險動作大多數是由武行的演員來完成的。這次航天在一部古裝戲的劇組中作為主演的武術替身出現,代替主演完成打斗和摔倒的鏡頭。

    化妝師在拍攝現場為航天補畫帶傷妝。

    航天在拍攝摔打戲的片段,在拍攝期間航天必須保證動作的真實性和準確性,同時又要盡量確保自己身體不受傷,對于剛入武行的演員來說這是一個不小的考驗,必須經過長期的練習才能做到動作的熟練。

    一天的拍攝航天要摔打數十次,如果片段中有演員表演不夠到位還要重拍,重新摔打一次。

    為了避免受傷,拍攝前航天都要穿上厚厚的防護服。厚重、悶熱不透風的防護服在夏天拍攝時會給武行的演員帶來很大的身體負擔。

    在片場小憩的群演。根據橫店演員工會最新的工資調整,普通群演每天出工10小時,可以拿到90塊錢,超時1小時加10塊,剃頭、剃鬢角、拉車、淋雨、抹血、躺尸還要額外加錢。有時候為了化妝,一些群眾演員需要凌晨兩三點起床集合。

    夜戲在橫店非常普遍,無論是主角還是群演,都要在午夜里保持狀態,完成拍攝。

    在拍攝現場外冒雨排隊領取晚飯的群演。

    從普通的群眾演員到前景演員、特約演員、角色演員最后到主角成為明星,在橫店的劇組中演員層層分級,然而成為一部戲的主角也是每一位到這里的年輕人的夢想。

    蔣廣緒也是其中的一個追夢人,來橫店之前蔣廣緒在北京做一名保安,平時愛看關于抗日的連續劇,喜歡模仿劇中角色說話的語氣,朋友們都覺得他特別有天賦,并勸說他去當群演。2018年1月份,蔣廣緒獨自一人來到橫店踏上自己真正的演繹道路。

    初到橫店當群演的幾天并沒有蔣廣緒想象得那么順利,因為高大的體格、和偏胖的身材,很多劇組中沒有適合蔣廣緒的演出服裝,這讓蔣廣緒很發愁。“跑了三天,都沒能演成。最后一位一起跑群演的朋友說要不你去當特型演員吧。”蔣廣緒被拉進一個“特型群”的微信群里,在微信群面的人幾乎都是像他一樣身材的人,群主會在群里發送劇組需要特型演員的通告。

    相對于群眾演員,特型演員接戲的類型有限,在閑暇期間除了在微信群里等待通告,蔣廣緒也拿著自己的簡歷去各個劇組親手投送,在來到橫店的幾個月里出演了張飛、劊子手、將軍等角色。

    來橫店之前,蔣廣緒和在河南老家的母親說了自己想做一名演員想法。當時母親不同意他去當群演,覺得沒前途。蔣廣緒勸說父母這個是自己的夢想,想去試一試,并和父母定下了兩年的約定“如果兩年演不上什么角色,在片尾看不見我的名字,我就乖乖回來之后讓我干什么都可以。”如今,蔣廣緒依然在為這個約定奔波努力著。

    吳小碧畢業于廣東省外語藝術職業學院舞蹈表演專業,她追隨老公成為“橫漂”。現在,她發起成立了一個舞蹈工作坊,教喜歡跳舞的群演爵士舞和民族舞。

    在群演中,會跳舞是一技之長。

    為了鍛煉團隊,提振士氣,每周她都會帶著姐妹們到街上跳舞。沒有戲演,一些女孩選擇了一邊工作一邊觀望。對她們來說,學跳舞可以增加接到戲的幾率。

    “橫漂”一年后,段依依決定離開橫店,到北京打拼。過去一年中,她參演了《扶搖》、《香蜜沉沉燼如霜》、《知否》等多部熱門大劇。“橫店讓我學會把心態放平,導演夸你不要飄,指著鼻子罵你,也別慫。”

    離開橫店的前一晚,下起了小雨。段依依和好友聚完餐,又走上了橫店“王府井”——萬盛街。這是群演平時聚集的地方,也是他們最主要的休閑去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推薦
    吉林十一选五兑奖规则
  • <bdo id="ece6e"></bdo>
  • <bdo id="ece6e"></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