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ece6e"></bdo>
  • >生活>>正文

    在最好的精神病院“被精神病”?醫生權力需要約束

    原標題:在最好的精神病院“被精神病”?醫生權力需要約束

    文丨沈彬

    絕大多數人以為,“被精神病”問題已經被多年前的《精神衛生法》解決了,想不到這個問題在繼續發作,讓人人都生活在某種恐懼之下。

    最近,先是洛陽師范學院的劉剛(化名)被學院團總支書記稱“有病”并通知其母親,被從宿舍送至洛陽市精神衛生中心。在134天時間里,劉剛經歷了被灌藥、電擊治療、毆打等。此后劉剛找學校和醫院要說法并提起上訴。

    (爆料者曬出其在北京安定醫院的住院病案 來源:諾帆123微博)

    而另一名網友的爆料,則涉及到了中國最好的精神病醫院之一——安定醫院。

    一名網名叫@諾帆123的20歲女孩發微博自稱,2017年10月24日,她跟父親吵架,被父親叫了120送進北京安定醫院。急診大夫直接說:“急診只聽打電話送進來的人的陳述,誰打120我們信誰的”。女孩努力保持理智跟醫生、護士溝通,稱自己沒病,卻在沒有得到基本診斷的情況之下,被強制喂藥、抽血。病歷上入院診斷是“情緒沖動”,出院診斷成了“精神障礙”。最后公安以送她去醫院的是父親為理由,拒絕立案。

    前一個案例已經走入司法程序,后一個網絡爆料現在主要還是當事人說法,具體內幕如何,屬不屬于“被精神病”,還難下定論。“如何在精神病院里自證自己不是精神病”,是個千古難題。而這類事一旦發生,當事人要證明自己“被精神病”要維權,也很不容易。

    一切法律的基礎在于個人意志,而“被精神病”摧毀了這個基礎。就像福柯在《瘋癲與規訓》當中所說,公民一旦被列為精神病,便被逐出了現代法治文明的保護范圍。一個精神病人,在法律上被推斷不能夠表達自己的意志,也就難以啟動法律為普通公民設置的一系列的程序性權利。

    之前不少精神病院出于經濟利益的考慮,形成了“誰送治,對誰負責”的潛規則:不問“患者”病情如何,就實施強制“治療”。其實質是醫院違背醫學倫理,非法拘禁公民。

    所以,在2012年,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了《精神衛生法》,明確了精神病治療自愿原則,強制治療僅限于病人“已經發生危害他人安全的行為,或者有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險的”。

    但是,為什么如今《精神衛生法》沒有擋住“被精神病”的咄咄怪事呢?為什么“自愿治療”沒有得到保障呢?

    這是現行的《精神衛生法》第28條關于“親屬送治”的緊急治療款被濫用,而本該有的制約措施卻沒有得到剛性運行,診治精神病的醫學標準又缺乏明確法律責任。結果“被精神病”的法律責任和醫學責任之間,出現了巨大的權力真空。

    該法第28條規定:疑似精神障礙患者的近親屬,可以將其送往醫療機構進行精神障礙診斷。為了防止“被精神病”,《精神衛生法》其實也設立了相應的約束程序:第一是緊急留院觀察診斷制度,這是非自愿住院治療制度的前置性制度。第二是及時檢查評估制度。留院觀察和及時評估制度,是防止沒有精神病的公民,被不正當的長期“收治”。

    (爆料者曬出其在北京安定醫院的住院病案 來源:諾帆123微博)

    但是,事實中,作為緊急醫療措施的“留院觀察制度”,變成了“有棗沒棗,打三桿子”,對被送至的公民先“關起來”,打針、吃藥、抽血。比如,@諾帆123自述,被送進安定醫院之后,醫生不做及時的診斷,只聽送診者的陳述,不關滿一兩個月不放人。

    一位衛生法專家講了這么一段耐人尋味的話:“要證明醫務人員因利害關系對患者故意采取‘被精神病’手段陷害是非常困難的,因為即便二者之間存在利害關系,也得排除存在過失誤診的情形。”

    強制收治被《精神衛生法》限制了,但是,打著“緊急治療”的名義的“被精神病”又出現了,明目張膽的“被精神病”沒有了,但是各種“誤診”出現了。說到底,醫學診斷權本身也是一種權力,權力就應該受到約束。

    在《精神衛生法》已經立法明確自愿治療的情況下,形形色色的“被精神病”、強制送治的個案卻屢屢發生,關鍵的問題是,衛生行政部門并沒有對“醫學權力出籠傷人”做出懲罰。所以法律要“長牙齒”,醫學應該被明確納入法律的責任,不能讓個別醫生、醫療機構躲在醫學診斷權的擋箭牌的背后,成為“被精神病”的同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推薦
    吉林十一选五兑奖规则
  • <bdo id="ece6e"></bdo>
  • <bdo id="ece6e"></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