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ece6e"></bdo>
  • >科技>>正文

    錘子的夢想與現實

    原標題:錘子的夢想與現實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馮慶艷 實習記者 任航最近,錘子科技成都公司陷入解散傳聞。

    錘子科技官方辟謠稱,公司經營狀況良好,為加強技術團隊研發實力,正在對北京、深圳、成都三地技術人員進行整合。就此記者向錘子公關經理求證,該公關經理表示,自己已經從錘子離職兩個月了,最近錘子新聞比較多,她也有所關注。

    “這原本是錘子私底下對業務結構進行一個調整,如今被媒體曝出來,無論政府還是資本方,會讓他們的信心大打折扣,信心對于錘子是挺關鍵的,因為它是靠羅永浩的個人魅力起來的。”第一手機界研究院院長孫燕飚對經濟觀察網記者說。

    公開信息顯示,錘子科技突然將核心的研發團隊前往北京整合,約有100名員工遭遇就地遣散。遣散100名員工對錘子科技意味著什么?錘子科技去年遷入成都時,入駐辦公的員工也只是200人,這其中包括了北京、深圳等地的行政、供應鏈、研發、設計等總部管理和服務部門整體。

    錘子科技自誕生以來,解散、被收購的傳言就沒有斷過。曾在2016年不足一年的時間里,錘子科技就被傳出6次倒閉,5次被收購。這些傳言背后,是外界對錘子科技的質疑,羅永浩的經營能力至今無法與營銷能力匹配。

    轉行不久的某手機企業前總裁對經濟觀察網記者表示,他個人覺得是整體市場性的問題 ,老羅個人帶貨能力肯定很強,但是目前的整體容量環境、充分競爭等問題,可以獲取的可能會越來越少。手機企業都不容易。

    資金“命門”

    《財經》雜志今年5月報道稱,錘子科技賬上的可用現金僅剩5000萬人民幣。往前追溯到去年8月,錘子科技拿到一筆10億人民幣的融資,這其中包括了讓錘子科技將總部遷至成都的6億,這6億來源于成都東方廣益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方廣益”),這是一家國有企業。東方廣益公開稱,錘子科技的發展方向與成華區(成都市)產業趨勢一致,能促使成華區實現智能通信等新經濟產業聚集。

    這筆錢對錘子科技有多重要?錘子科技的投資方蘇寧云商公布的財報數據顯示,錘子科技2016年凈虧損4.28億元,凈資產(股東權益)為負2.4億元。對沒有自我造血能力的錘子科技來說,2016年11月3億人民幣的D輪融資根本無法填補資金上的巨額空缺,2017年8月這筆10億元的戰略融資關系生死。

    這筆融資讓錘子科技把總部遷到了成都,同年成立了成都錘子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目前,錘子科技目前在成都注冊成立了三家公司,成都錘子科技集團有限公司、成都野望數碼科技有限公司、暢呼吸科技(成都)有限公司。聲稱從不買房的羅永浩不僅在成都買了自己的第一套房,在今年8月的發布會上直接稱“我們是來自四川省成都市成華區的知名企業錘子科技”。

    10億入袋一年后,似乎已經撐不住見底了,錘子科技再度陷入資金難題,但若再想融資目前看起來并不容易。今年年初錘子科技與360手機業務合并的洽談以流產告終,羅永浩在微博上稱騰訊想投資子彈短信也被對方否認。

    錘子科技投資的“子彈短信”上線后用戶數的爆炸增長帶來了一筆1.5億元的融資,但子彈短信目前陷入沉寂狀態,也讓人們為錘子科技的這筆投資擔憂。《財經雜志》從一位投資人處獲悉,子彈短信是錘子內部團隊做出來的,目前就是為了盡快拿到融資,來彌補錘子的缺口。

    公開信息查詢顯示,擁有子彈短信的快如科技,唯一股東王力是陌陌的運用總監,而陌陌是錘子科技的第二大股東。子彈短信的四位核心人員中,除了王力外,另外三人均曾在錘子科技任職,包括快如科技的法定代表人張霽。

    資金難題是錘子科技由來已久的問題,公司的運營一直靠融資維持著,但一次又一次的救命錢,并不能帶給錘子科技財務上的體面。錘子科技2015年全年虧損就已經達到了4.62億元,資產負債率高到99%。但當時錘子科技的融資相比如今還算順利,2015年和2016年錘子科技分別拿到兩筆融資來救命,2015年末錘子科技的所有者權益(凈資產)還有1.93億元。但隨著2016年上半年錘子凈虧損1.927億元(未經審計),到了2016年6月30日,所有者權益減少到了21萬元(未經審計)。2016年底,這一數字變為了負的2.4億元。

    錢都去哪了

    羅永浩這個外行人做手機一直備受質疑,事實證明,錘子科技的確付出了高昂的學費。

    孫燕飚對記者表示,羅永浩的商業模式主要是通過其個人的粉絲轉化率來銷售手機等產品,創新也主要集中在軟件優化上,但這并未形成護城河,他也并未把握住手機之前行情好的時機,賣的價位偏高,網上銷售最好的價位在1300-1500元,但他定位在2000元以上,導致銷量不好。后來堅果pro定位在一千元左右,銷量達到半年單機百萬臺,手機卻進入下行周期。

    錘子科技從成立到推出第一款手機用了兩年的時間,跟驚艷出場相比,其手機銷售情況可以用慘淡形容。Smartisan T1發布會的觀看人數累計274萬,在當時創造了中國科技類活動史上累計觀看直播人次最高、在線觀看直播人數最高兩項歷史紀錄。但從2014年7月發售截至當年12月,羅永浩公布Smartisan T1的銷量僅為12萬臺。

    Smartisan T1剛一面世就遇到了良品率偏低,產能低下的問題。不管是手機出現質量問題還是預定了的用戶拿不到貨,對錘子科技來說都十分要命。

    產能問題,除了錘子科技自己操之過急,僅是完成了工程機階段,還未公測就開始量產,還有一個原因在于錘子科技一開始便找了富士康做代工廠商。富士康一直是蘋果手機的主要代工廠商,錘子手機過少的訂單量讓錘子科技在代工廠商面前沒有什么話語權。小米剛開始做手機的時候,選擇了當時不知名的英華達,這不僅讓小米更有話語權,也讓雙方在未來的發展中更加默契。

    另外,錘子第一款手機的定價也顯得“外行”。Smartisan T1 的定價在3000元以上,這讓關注性價比的用戶難以接受,當揚言“定價低于2500當你孫子”的羅永浩將定價調至2000元左右時,這款手機的銷量才有了一點起色。往后,錘子一系列手機的定價均沿襲了這一定價策略。2015年,錘子科技推出了子品牌堅果手機,定位在千元左右。

    但是,整個手機市場留給羅永浩的時間和空間一直不多。

    2014年,中國手機市場已經相當成熟,蘋果這一年推出了iPhone 6,中國智能手機全年的出貨量達到了4.2億部,增速開始放緩。OPPO、VIVO已經在手機市場上嶄露頭角,小米印度公司在這一年成立,開始向海外拓展市場。

    在這有限的時間里,錘子科技依然在不斷犯錯。2015年推出的Smartisan T2再次在代工廠上翻船,發布會前夕,代工廠商中天信電子倒閉。盡管錘子科技多次強調不會對T2的前期銷售造成影響,但這無疑暴露了錘子科技在供應鏈管理上的嚴重不足。

    2016年5月,華為榮耀的產品線負責人吳德周加入錘子科技擔任CTO,負責錘子科技的產品線以及全部硬件研發工作。2017年5月,錘子科技推出了堅果pro,半年的時間里銷量達100萬臺,超過之前錘子手機銷量的總和。但這個把錘子從懸崖拉回來的銷量,在2017年整體手機市場面前不值一提。Canalys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智能手機市場總出貨量為4.59億部。這一年,中國手機市場總出貨量第一次出現下降,同比下降了4%,且前五家手機廠商占據了超過70%的份額。

    于是,錘子科技又推出了凈化器、藍牙音箱。今年5月在鳥巢的發布會上,錘子科技還推出了號稱定義下一個十年的個人電腦堅果TNT工作站。這款售價9999元的產品再次因為產能問題自面世至今還未發售。TNT工作站超過90%的惡評讓羅永浩稱“一般計算設備演進、革命、顛覆的前夕,懂的永遠是極少數。”

    但對于羅永浩來說,與改變世界相比,更重要的是活下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推薦
    吉林十一选五兑奖规则
  • <bdo id="ece6e"></bdo>
  • <bdo id="ece6e"></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