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ece6e"></bdo>
  • >文化>>正文

    日本黑幫再就業

    原標題:日本黑幫再就業

    黑幫成員邁入社會的第一步

    原來這么艱辛

    52歲的中本是日本北九州一家餐廳的老板。

    他的父母生下他后就“人間蒸發”,自己一直被寄養在親戚家中,十幾歲時,他成了不良少年

    他曾2次入獄,3年前,他在監獄中糾結了許久,和同牢房的老大坦白,希望能夠脫離組織,金盆洗手。于是,第二年出獄后,脫離了幫派,準備尋找自己的第二人生。

    但這段全新的人生,邁出第一步,對這些前黑幫成員來說真是難上加難......

    從地獄出來,

    是另一個“地獄”

    首先,去人力市場找工作,普通的窗口柜臺無法接待他們。市場會在最里側的辦公室專門設置一個隱晦的接待窗口,專人接待他們。工作由不得他們挑選,“找工作不是挑你想找的工作,而是只能做特定的工作。

    在社會上,他們也不被當做普通人看待。2010年,中本的家鄉福岡縣成為日本首個出臺《暴力團排除條例》的行政區域。其中有一條“元暴5年條項”,意思是即便脫離黑幫,其后的5年也會被同樣視作黑幫成員:無法在銀行開賬戶,也無法購買各種保險。這一措施,最終日本其他地區效仿,從那以后總共有八萬人的日本黑幫成員人數減少了一半。

    更不用說社會對他們的態度有多冷漠,福岡當地每年有600人脫離黑幫,但能夠再就業的人,少之又少。中本本想去私企找個工作,有幸受到一家運輸公司老總照顧,但入職前幾天,公司內部出現反對聲,原來這家公司的一名董事原先警察出身,大概意思是:“他來,我就走”。

    被逼走投無路的中本,最終只能自己創業。因為無法租用商鋪,中本通過熟人租借了一家店鋪,想開一家烏冬面店。店鋪無法上火災保險,也沒有銀行賬戶,都是用現金一點點湊起來的。

    不過還沒開張,店門外的攝像頭就停止了日常的擺動,死死地對準了他開的這家店。

    以前,拼了老命干黑社會

    這次,要拼了命的做買賣

    這家烏冬面店里,售賣的是中本老家的一種特色烏冬面。面碗里是綠色的面條,湯呈醬油色。

    中本帶著自己以前的弟兄們,一起經營這家餐館。大家都拖家帶口來幫忙,他說自己“以前,拼了老命干黑社會,這次,要拼了命的做買賣。

    在日本的黑社會組織中,上下等級嚴密,命令消息傳達途徑簡單明確,溫柔和禮貌是最沒有必要的東西。轉行到餐飲業的前黑幫成員們最大的課題就是如何服務客人

    比如一句簡單的“歡迎光臨”,他們需要付出比其他行業店員更多的努力來練習。以前在幫派里溝通起來根本沒有必要如此客氣,而現在,不但要客氣,還要溫柔。中本雇了專業人士給員工和自己講課。為客人呈上一杯水,要輕輕放下水杯,然后滑到客人面前,但滑動距離控制在幾厘米范圍內,以客人注意不到為準。中本因為身上都有文身,在店里,他都穿黑色長袖,避免讓客人看到。

    因為餐館開在一棟樓的最內側,新店開張大吉,需要上街發傳單宣傳。曾經一幅墨鏡,一張冷漠臉面對世人的他們,如今要笑臉面對一幅幅帶著冷漠臉的路人。不僅如此,他們還要低頭彎腰將傳單塞到路人手里。對這些拿習慣了拿砍刀的男人們來說,做每一步心里要糾結許久。

    做飯用的各種配料,也得這些男人們上手,撈面的各種工序,也要由專業師傅來一一指導,切海帶絲、蔥花的刀工,都是請各自的妻子和女朋友上門手把手的教。

    中本知道自己的弟兄們喜歡看電視,尤其喜歡看NHK的大河劇(日本公共播出機構NHK年度播出的歷史系列劇,以制作精良考究細致著稱,大多題材是武士時代的歷史故事)。他開玩笑說,NHK大河劇的收視率雖然一年不如一年,但收視率有一半估計都是日本監獄里道上的兄弟們,但不久,他們迷上了另一個叫《行家本色》的節目,里面講的全部是日本各個行業的“匠人”們,中本借此讓他們領會工匠精神。

    能否成為普通人

    自己說了不算

    新店開張前的試營業,中本想給老朋友打電話,讓他們來店里試吃。但大多數都沒有打通。因為以前,很多人都對他敬而遠之,生怕自己惹上麻煩。不得已,他叫來了員工的家屬。

    開業后,每天到中午1點半,店內15個座位基本能坐滿人,他們來自社會的各個階層,有年輕女孩子,也有工薪族,也有老年人一個人前來享受午餐的。

    中本每天從早站到下午,從沒有坐下休息過,這和他以前的生活完全不同,但他說自己找到了普通人的感覺,“從早到晚站了一天,真的好累,可能這就是普通人的生活吧。

    在店內,中本還掛上了一些協助幫派成員脫離毒癮的宣傳海報,因為有不少他以前的朋友,以前養成了吸毒的習慣,出來后也找不到工作,生活窮困潦倒,他想為這些人做一些幫助。他們還積極參與周邊街區的清潔打掃活動,努力接觸周圍社區中的人們。

    在一般人的眼中,從黑幫脫離的人可能適合去做體力勞動,比如建筑工地,但實際上,他們完全無法招架體力勞動帶來的身體負擔。因為幫派成員的日常生活習慣非常不規律,很多人都染上了各種各樣的疾病,特別是很多人缺少手指或者染上毒癮,更難勝任體力活,反而更適合和人交往的工作。

    另外,日本社會從本質上避免集團中成員的相互直接沖突。從江戶時代町人文化興起到幾十年前,武士及后來的黑幫勢力曾經擔任著一個城鎮上的特殊角色。他們負責索債,維護治安,某種程度上成為一種“必要的惡”。當然這不是所有社會成員所期待的,但時間一長,黑幫反而流露出一種服務業的影子。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福岡參加反黑社會組織游行

    一個極端的例子就是上世紀90年代日本阪神大地震時,黑幫會在災后給自己所在的地方災民送飯救濟并協助運送物資,這些都有日本過去黑幫“服務社區”行為的影子。

    中本的這家店鋪的員工大多數和中本一樣,都從幫派中退出有幸找到了安身之所,但這也只是前黑幫成員整個再就業人數的2%左右,剩下的98%的人去向依然不明。

    到2019年,中本就正式脫離黑幫5年了,即便如此,他是不是黑幫成員,自己和警察都無法決定,可能在有些人眼中,他永遠是黑幫里的人。

    “人生最負面的地方重新開始,沒有人關心你是朝上走還是怎么著,有時候,你可能都看不到希望”,中本說,“但是,這不是抱怨和拜托他人照顧的時候,因為我們是犯過錯的人,每天能做的就是一件事:努力,再努力!”

    編輯:Sebastia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推薦
    吉林十一选五兑奖规则
  • <bdo id="ece6e"></bdo>
  • <bdo id="ece6e"></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