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ece6e"></bdo>
  • >生活>>正文

    質疑企業捅了馬蜂窩?讓批評者有免于恐懼的自由

    原標題:質疑企業捅了馬蜂窩?讓批評者有免于恐懼的自由

    馬蜂窩先說清“有組織水軍”再談“有組織攻擊”

    文丨令狐卿

    云南白藥牙膏涉嫌用西藥成分達到止血功效,這兩天引發廣泛討論。捅破這件事的科普作者杜軒建10月22日夜慌忙發表聲明,刪除所有平臺文章,并向受影響的企業道歉。同一天,自媒體人丁子荃收到北京朝陽法院通知,被他質疑偽造網友評論的出游平臺馬蜂窩,將他告上了法庭。

    這兩起批評企業的案例,不同于匿名的“水軍攻擊”,都是相關領域的專業人士,基于一些事實基礎上的實名批評。不管批評背后有沒有內幕,批評所指向的問題都是有目共睹。兩家知名企業涉嫌將欺騙成分包裝在產品和經營中,被人揭露出來,按道理應該感到羞愧,首先要把事實澄清,然后趕緊整改問題才對。

    但我們看到的事態發展完全不是這樣。被揭露丑聞的企業要么振振有詞,采取了強勁的反擊手段,要么避重就輕,回避公眾關注的核心。而說出真相的人反倒惴惴不安,要么道歉,要么卷入難纏的官司中。

    杜軒建說他和未婚妻公布云南白藥牙膏使用西藥后,遭受非常強大的壓力。這可以理解,畢竟有鴻茅藥酒的案例在前,導致科普作者被跨省抓捕,即使最后被輿論“解救”,但經歷了非人的折磨。云南白藥牙膏同樣是當地龍頭企業的主打產品,擔心揭露它的問題會招致報復,受迫害的警覺并非幻象。

    通常的看法是,杜軒建如果說的是事實,他就不該道歉,也沒必要道歉。但旁觀者很難親身體會他承受的壓力,以及他家人有可能付出的代價。所以道歉也許不是真心實意,是作為法律意義上的避險動作。道歉看似懦弱,可用心良苦。如果講真話等于捅破馬蜂窩,這樣的現實太畸形。

    出行平臺馬蜂窩偽造評論數據,動用水軍灌水,在公司聲明中已經承認了。也就是說,自媒體人丁子荃說的至少部分是事實,不是捏造。但馬蜂窩自己刪除了那些水軍賬號和偽造評論,轉頭就以侵權名義起訴揭露者。用法律維權,當然是企業的權利,可是一家知名大企業,不首先坦誠面對自己的問題,而要用力去“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在公關層面是大大失分的。

    在數年之前,發生類似的事情,比如企業大公司被媒體揭露造假、欺詐等丑聞,往往是反求諸己,而不是張牙舞爪去搞反擊報復。現在的形勢似乎變了,無論是此前引發渲染大波的鴻茅藥酒事件,還是馬蜂窩造假事件,質疑企業似乎成了高危事件。哪怕質疑者只是說了真話,并不存在惡意抹黑攻擊。

    在最新的這兩起事件中,揭露者的動機很容易被質疑,但動機真的不該是重點,任何有理智的人應該緊盯住事實部分。抨擊杜軒建揭露牙膏宣傳不實,說是為了丑化中藥中醫的名譽,說丁子荃批評馬蜂窩是自媒體搞敲詐。這種病態的看法,正在圍剿正當的批評監督,會讓想說真話的人心驚膽戰。

    通常情況下,企業被揭示出產品和經營問題,理應針對揭露者的觀點來回應,就事論事,厘清是非黑白。但無論是杜軒建的驚恐道歉,還是丁子荃的官司煩惱,都顯示出企業和部分網友無心在事實上求真,而是癡迷于陰謀論,不去辯論觀點,而是想要抹黑、打擊舉報人。

    (馬蜂窩部分官方賬號內容清零,來源:微信公眾號小聲比比)

    說的明白點,無論是個人還是自媒體,都擁有批評監督企業的權利。判斷批評是否正當的首要標準,是事實有無問題。只要不是捏造事實惡意攻擊,哪怕在批評中有些“瑕疵”,比如用詞用語激烈,個別數據有出入,也應該多加寬容。這是對于輿論監督必要的保護。如果企業面對批評,總是王顧左右而言他轉移焦點,甚至動用合法或非法手段,去刁難去各種施壓,這會惡化整體的商業生態和輿論環境。

    如果講真話的人活在忐忑不安中,本應被丑聞壓倒的企業卻堂而皇之地招搖過市,這樣的氛圍絕對不正常。現在兩起事件都還在發酵中,云南白藥牙膏使用西藥處方藥的行為該如何定性,不能只是企業自說自話,監管部門理當發聲回應質疑者的問題和公眾關切;而馬蜂窩事件進入司法程序之后,司法能否讓正常的批評者有免于恐懼的自由,大家也在拭目以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推薦
    吉林十一选五兑奖规则
  • <bdo id="ece6e"></bdo>
  • <bdo id="ece6e"></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