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ece6e"></bdo>
  • >新闻>>正文

    原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托育配套好,生育水平能提升10%

    原标题:原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托育配套好,生育水平能提升10%

    本文5148字,阅读完需要17分钟

    之26

    人物档案

    王培安,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计划生育协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曾任贵州省习水县委书记、遵义市副市长、黔南州州委书记、贵州省原人口计生委主任、国家人口计生委副主任、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等职务。

    在扶贫攻坚战中,最难打的战役是解决因病致贫返贫的问题。在所有农村贫困人口中,40%的人属于因病致贫返贫。

    2018年一共有190.5万户因病致贫的家庭实现了脱贫,占脱贫总户数的40.1%,脱贫进度和整体保持同?#20581;?

    然而,在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王培安看来,未来健康扶贫的压力会越来越大。越往后,剩下的贫困人口中老弱病残占比也越高。这部分人群的健康扶贫困难巨大。

    3月11日,王培安接受了南方都市报记者专访。他表示,解决贫困人口大病保障问题,依靠现有的城乡居民医保、大病保险和医疗救助政策仍不足够,建议国家?#36139;?#32479;一的贫困人口兜底医疗保障政策,通过整合财政涉农资金和医疗救助资金,设计健康扶贫补充保险?#36139;取?

    此外,作为曾经分管计生工作的原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培安也谈到了2018年出生人口出现?#21335;?#38477;趋势。王培安表示,当前紧要问题是构建鼓励按政策生育的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特别是大力发?#26500;?#20849;托幼服务体系,按照国?#31034;?#39564;,完善托育服务配套政策,生育水平能够提升10%左右。

    谈健康扶贫因病致贫返贫问题将长期存在,健康扶贫的压力会越来越大

    南都:你在全国政协的记者会上说,目前,全国农村贫困人口还有1660万,其中因病致贫、返贫占40%以上,越往后剩下的贫困人口中老弱病残占比将越高。健康扶贫任务是否难以完成?

    王培安:2018年全国1386万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190.5万户因病致贫户实现了脱贫,占脱贫总户数的40.1%,脱贫进度和全国建档立卡贫困户基本保持同?#20581;?#24403;前,全国尚有1660万贫困人口,其中因病致贫占40%以上。因病致贫不同于就业、住房、因学等致贫因素,难以做到一次性消除。即使2020年总体消除贫困后,因病致贫返贫问题仍将长期存在。

    南都:近几年的健康扶贫取得哪些进展?

    王培安:我们已经构建了多层次的托底保障体系,贫困群众的医疗费用负担进一步?#26723;停?018年底贫困患者医疗费用个人平均自付比例下?#26723;?0%左右。我们也建立了疾病分类救治?#36139;取?018年救治病种范围扩大到21种,已经有1200多万人得到分类救治,覆盖95.3%的大病和慢性病患者,实现贫困群众应治尽治。

    通过健康扶贫工程,也提升了贫困地区医疗卫生服务能力。截至2018年底,已经有773个国家级贫困县至少有1家县级医院达到二级服务水平,13.8万个行政村的卫生?#19968;?#30784;设施建设达标,15.8万个行政村的卫生室至少拥有1名合格乡村医生,提高了医疗卫生服务可及性。

    我们也?#24179;?#20102;地方病传染病综合?#20048;危?#38024;对艾滋病、结核病、包虫病等重点传染病和地方病,采取了专门?#20048;?#31574;略和有效措施综合防控,尽力消除贫困地区的疾病危害。此外,农村妇女宫颈癌和乳腺癌筛查、?#26143;?#20248;生健康检查等项目覆盖了所有贫困县,这也是?#36139;?#20581;康扶贫关口前移。

    南都:现在贫困地区的就医需求是不是得到保障?

    王培安:这个问题应该这样看,随着群众健康意识的提高和医疗条件的改善,看病就医?#38382;?#21644;费用会相应增加。2000年全国居民年平均诊疗?#38382;?#20026;1.7次,2010年为4.2次,2018年为6次。当前,部分东部发达省份超过10次,但多数贫困地区还不到3次。这个数据说明,随着贫困地区的经济发展,贫困地区的就医需求?#22815;?#26377;很大的增长?#21344;洹?

    谈就医保障用城乡居民医保扶贫不尽公平,建议建立健康扶贫补充保险?#36139;?

    南都:不过,?#29992;?#20307;报道的看,还是有不少贫困人口得了大病之后,就医负担很重,甚至有灾难性的医疗支出。你怎么看?

    王培安: 近几年,城乡居民医保的平均筹资水平不断提高。尽管贫困人口医疗综合保障水平有了较大提升,但大病情况下医疗费用负担仍然?#29616;亍?#22312;现有的筹资水平下,很难依靠城乡居民基本医保(新农合)、大病保险、医疗救助这三项基本医保?#36139;?#26469;实现贫困人口的兜底保障。

    南都:我也听到一些委员在?#33268;?#20013;提到,对扶贫人口提高医保报销比例可能会造成道德风险。健康扶贫不应该依靠政策拔高。你怎么看这种声音?

    王培安:医保管理体制?#27597;?#36807;程中,既不能?#26723;?#26631;准,影响质量,也不能调高标准,吊高胃口,引起新的不公平。贫困人口参加的更多是城乡居民医保,居民医保实际上已经承担了大病保险的筹资作用。居民医保虽然总体?#19979;?#26377;结余,但很多地区都面临穿底的风险。2016年全国城乡居民基本医保(含新农合)当年结余仅479亿元,累计结余3713亿元。全部结余用以提高保障水平是杯水车薪,也不可持续。同?#20445;?#22522;本医保是由参保人缴费、政府补贴的普惠?#36139;齲?#22914;果?#32654;?#22823;力保障一个特殊群体,也有违?#36139;?#35774;计的公平性原则。

    南都:你在全国政协会议的记者会也?#24247;鰨?#35201;立足长远,?#36139;?#32479;一的兜底医疗的保障政策?#20445;?#20026;什么?

    王培安:总体而言,我的建议是通过建立健康扶贫的补充保险?#36139;齲?#23436;善农村贫困人口的医?#36139;?#24213;保障机制。

    基本医保略有结余,难以保障贫困人口看病需求,对其他参保缴费的人而言也不尽公平。

    再看医疗救助,医疗救助基金的体量很小,2016年仅350亿元左右,主要用于低保人群的参保补贴和救助,很难在建档立卡贫困人群保障中发挥主要作用。

    ?#21307;?#35758;国家?#36139;?#32479;一的贫困人口兜底医疗保障政策,加强与基本医保、医疗救助、应急救助、社会慈善救助等?#36139;?#30340;有效衔接,对经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医疗救助报销后的个人自付医疗费用再次给予补助,使综合报销比例达到80%-90%。

    南都:健康扶贫补充保险的?#36139;?#35774;想是怎么样的?

    王培安:其实,很多地方都正在探索。从各地探索看,健康扶贫补充保险是农村贫困人口基本医保?#36139;?#30340;一个重要补充。比如湖北省的红安县,政府通过整合财政涉农资金和医疗救助资金,每年安排?#24230;?200多万元为农村贫困人口购买补充保险,农村贫困人口住院费用经基本医保报销后未达到90%的,差额部分由补充保险赔付,且当年住院自付费?#32654;?#35745;超过5000元的,超过部分由补充保险赔付,并由实行定点医疗机构?#26085;?#30103;后付费和“一站?#20581;?#21363;时结算。

    南都:当地的这个健康扶贫保险基金运行的怎么样呢?

    王培安:据我了解,一年多来,补充保险运行比较平?#21462;?#22312;2016年红安县的农村贫困人口住院实际补偿比就达到了91%,实现了兜底保障。

    南都:建立健康扶贫补充保险?#36139;?#30340;关键在哪里?

    王培安:关键?#26041;?#26159;,怎么整合扶贫专项转移支付和一般性转移支付资金,安排补充保险专项资金。每个地方的?#36139;?#35774;计不完全一样,有的是由政府直接举办,有的是由商业保险公?#22659;?#21150;。此外,基金需要通过精?#30142;?#31639;,合理确定保障线,将农村贫困人口医疗费用实际报销比提高到90%以上,或者确定农村贫困热口个人支付住院费用年度限额,一般是3000-5000元,超出限额的部分由补充保险予以兜底。

    谈出生人口下降人口结构发生重大变化,完善托育服务配套 生育水平能提升约10%

    南都: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8年全年出生人口为1523万人(2017年为1723万,2016年为1786万)。作为曾经在原国家卫计委分管计生工作的官?#20445;?#20320;怎么看出生人口下降?

    王培安:全年出生人口呈现明显下?#26143;?#21183;。?#31185;?#21407;因,一是几十年的计划生育和经济社会发展,人们的生育观念发生了根本?#21592;?#21270;。特别是80后、90后,少生优生的理念深入人心。

    二是人口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育龄妇女特别是20-34岁生育旺盛期育龄妇女每年减少400万左右。总和生育率持续稳定在更替水平以下,2010-2015年在1.65左右,2016、2017年提高到1.7以上,全面两孩政策效应进一步释放后,生育水平趋于回落。

    三是许多家庭面临?#23433;?#24895;生、不敢生、生不好”的问题。不愿生,是广大育龄群众生育观念和生育意愿发生了根本转变。不敢生,简单说来,一个是经济方面的因素,一个是精力方面的因素。生不好,则是不孕不育的人群比重上升,出生缺陷发生率较高。

    南都:出生这种人口结构变化的趋势后,你觉得是否要采取一些应对之策?

    王培安:总体而言,要构建鼓励按政策生育的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包括:全面落实法定奖励优待政策,全面落实现有的婚、孕、产假政策和生育津贴等福利待遇以?#26696;?#39033;基本生育免费政策。比如,?#26143;?#20248;生、母婴保健、计划免疫、出生缺陷筛查等。

    特别要落实好新修订的个人所得税法,做好子女教育、?#38590;?#32769;人等支出扣除,为符?#38505;?#31574;生育的家庭提供税?#21344;?#20813;,减轻育儿经济压力。

    此外,我们还应该构建家庭发展支持政策体系、大力发展托幼服务、完善生育保险和促进女性就业政策等各种配套政策。

    南都: 什么样的家庭发展支持政策是迫切需要构建的?

    王培安:“国人众多、家人太少”是当前我国家庭发展面临的突出矛盾。我国家庭小型化趋势越来越明显,平均每个家庭户的人口数从1982年的4.61人下?#26723;?016年的3.11人,家庭的养老抚幼功能减弱。需要建立包括生育支持、幼儿养育、青少年发展、老人?#38590;?#30149;残照料、?#21592;?#24179;等?#20173;?#20869;的家庭发展支持,构建生育友好的家庭环境。

    南都:我们了解到,国家卫健委已经向国务院报送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服务发展的政策建议。请问,公共托育服务发展应该如何加快速度?

    王培安:2017年我去日本厚生劳动省(日本卫生健康福利部门)访问,在这个政府部门里就有专门的一层楼作为托儿所使用,几十个孩子在那里,最小的57天,最大的3岁,家长?#20064;?#25226;孩子带来,交给托儿所托管,自己去?#20064;唷?#22914;果家长要出差一?#25945;歟?#25176;儿所也可以帮忙带。托幼的费用,单位补助2/3,自己交1/3。

    国?#31034;?#39564;表明,完善托育服务配套政策,生育水平能够提升10%左右,我认为应该大力发展托幼服务,加强公共资源配置,强化政府引导,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在工作和生活区域内大力兴办托幼机构、社区日托中心等,重点满足3岁以下不同层次的托儿服务需求。

    谈人口老龄化银发社会也有金矿可挖,当前到2035年是战?#28304;?#22791;窗口期

    南都:中国人口未富先?#31995;?#20154;口结构变化对中国经济、竞争力有什?#20174;?#21709;?

    王培安:中国从2000年开始进入老龄化社会,到2018年底,60岁及以上人口有2.49亿,?#30002;?#20154;口的17.9%。65岁以?#31995;?#32769;年人口有1.67亿,?#30002;?#20154;口的11.9%。我国的人口老龄化具有“速度快、规模大、持续时间长、未富先老、边富边老”等特征。

    老龄化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是长期的、渐进的。人口老龄化是经济社会发展进步的必然结果,只要生育率仍然保持在更替水平以下,人均预期寿命继续延长,老龄化进程就很难逆转。

    2020年左右,我国老年抚养比将超过17.5%,届时老龄化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将进一步显现。从长远看,老龄化对社会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36139;仍?#25104;压力,养?#25103;?#21153;、健康服务体系的供需矛盾加大,家庭?#38590;?#21644;照护的负担将加重。

    南都:一讲到老龄化,不少人是一种悲观的态度。你怎么看?

    王培安:我们应该以积极的态度面对老龄化,着力挖掘老龄社会的活力和机遇。银发社会也有金矿可挖。当前,我国60-69岁低龄老人有1.4亿,预计2030年将增加到2.1亿人。这个年龄段的人大都具有丰富的经验和技能优势,可以通过完善相关政策措施来开发、发掘这部分“人口红利”。老龄产业是个潜力巨大的领域,涉及老年用品、养?#25103;?#21153;、家政、旅游等多方面,可为经济社会发展注入强大动力。

    南都:中国老年人健?#24213;?#20917;是不是堪忧?

    王培安:老年人的健?#24213;?#20917;是影响老龄化社会发展的关键问题。健康是保障老年人独立自主和参与社会的基本条件,没有老年人的健康就没有全民健康,更无法实现全面小康。

    当前,中国居民人均预期寿命已经达到76.7岁,居民健?#24213;?#20307;处于中高收入国家的水平,位居发展中国家前?#23567;?#24930;性病患病率高成为影响老年人群健康的主要问题,有1.5亿多老年人处于带病生存状态。功能减退、同时患有多种疾病?#20219;?#39064;将进一步增加老年人的健康服务需求和家庭负担。

    南都: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王培安:在所有老年人中,年龄相?#36234;?#24180;轻的老年人占比较大,应该紧紧抓住这个机会,加强?#36139;?#35774;计,?#24179;?#31215;极老龄化和健康老龄化。我认识的不少老人乐观豁达,把自己的生活和健康管理得很好,有的老年朋友说,他们的目标是:“七十岁不拄?#23637;鰨?#20843;十岁不坐轮?#21361;?#20061;十岁不躺床上,一百岁不挂墙上。”

    从当前到2035年,是我国人口老龄化的急速发展期,也是社会抚养?#28982;?#30456;?#36234;系汀?#32769;年人口结构相?#38405;?#36731;的时期,是应对老龄化战略和战术储备的重要窗口期,需要做好各项政策?#36139;?#35774;计,加快建设和完?#24179;?#24247;养?#25103;?#21153;体系,为应对人口老龄化高峰奠定基础。

    出品:南都采编指挥中心

    统筹:南都人物新闻工作室

    ?#23578;矗?#21335;方报业全媒体记者、南方都市报记者 吴斌

    新华社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35745;教ǎ?#25628;狐仅提供信息存储?#21344;?#26381;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
    吉林十一选五兑奖规则
  • <bdo id="ece6e"></bdo>
  • <bdo id="ece6e"></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