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ece6e"></bdo>
  • 刘亦菲版花木兰丑?这可是当时非常潮的“额黄妆”

    小狐图仙2019-07-10 11:22:44
    1/12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一首《木兰辞》让花木兰代?#22797;?#20891;的传奇故事流传千年,而木兰的影视形象创新也层出不穷。由刘亦菲主演的真人版《花木兰》首支预告放出。片中,刘亦菲一袭红衣,英姿飒爽,提剑骑马飞奔,在战场上奋勇厮杀,动作干脆利落霸气十足。最引人注目的是木兰相亲时的装扮,虽然只有3秒不到?#26408;?#22836;,却引发网友热议,纷纷感叹“能把刘亦菲画得这么难看也是厉害了?#34180;#?#26469;源:南风窗)

    在这个造型中,木兰身穿紫红配色绣花装,长发高高盘起。脸上妆容十分鲜艳,白粉打底,眉黛唇红,脸颊和额?#39134;?#21472;加了许多黄色和红色的色块。事实上,木兰作为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北魏人,电影中的妆容较好地还原了当时非常流行的“额黄妆?#34180;?#20013;国古代女子早在茹毛饮血的原始社会就开始探索如何装扮自己。她们将赤矿石磨成粉涂抹在脸上,以期为自己增光添彩。图为:刘亦菲《花木兰》剧照

    而受“重德轻色者,才是真贤”的思想影响,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人们把“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奉为美的最高境界。女子皆粉?#20316;?#40657;,薄施红妆,除此之外没有太多的颜色。那是中国古代妆容?#39134;?#26377;名的“素妆时代?#34180;?#36825;一情况一直?#20013;?#21040;魏晋南北朝才被打破。图为?#22909;?#32472;后魏北齐时代的《校书图卷?#32602;ㄋ文?#26412;),图中女子除了半涂前额以外,鼻梁部分也有涂黄的迹象

    随着民族文化的融合?#22836;?#25945;思想的传入,女子化妆时色彩的运用更为大胆,出现“额黄妆?#34180;?#26195;霞妆”等妍丽妆容。“蕊黄无限当山额,宿妆隐笑?#21019;?#38548;”中的蕊黄就是额黄,这是当时女子从佛像上得到启发,将自己的额头涂抹成黄色“眉心浓黛直点,额色轻黄细安”,这一妆容兴起于南北朝,一直?#20013;?#21040;元代。额黄妆容配上迤地长裙,大袖摇曳,是当时女子最为时髦的打扮。图为东晋“靥面妆”(中)至唐“三白妆”(左)?#20102;?#26691;花妆之演变

    额黄种类繁多,因大小不同,形状各异而千差万别,可以是最为简易的圆点,也可以是极其复杂的图形。也有女子将薄片剪成花的样子,贴在额?#39134;希?#31216;为“花黄?#34180;?#39069;黄点在眉心往上稍移的位置,而这与佛像中七大脉轮的?#25216;?#36718;位置相符。佛教于东汉正式传入中原,随着?#26053;?#22823;兴广建,“臂上烧香拜佛前,愿郎安?#35033;?#26032;年”女子常去拜佛烧香祈求姻缘平安。慢慢地,她们的妆容也发生了改变。图为“额黄妆”仿妆

    南北朝时期的女子妆容多以佛妆为美,以期?#25925;?#22899;子的仙气逸姿。当时还出现了灵蛇髻,飞天髻,云鬓等发型。魏晋南北朝也是历?#39134;?#27665;族大融合的时期,尤其是在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后,汉族与游牧民族在生活文化上有了更多的交融。中原?#26408;?#33268;优雅遇上北方游牧民族的洒脱,碰撞出了许多新的妆容造型。图为?#21495;?#23376;会给大半个面庞打上腮红,在两边太阳穴的位置画上对称的红色月牙。

    晋代崔豹《古今注》中记载当时魏国宫女?#23578;?#20197;?#25103;?#25975;面,可见色彩运用之大胆。这样看来,花木兰在当时也算是个时尚girl了。汉代的眉,魏晋的面靥,唐代的花钿,宋明的盘发,历朝历代的装扮不尽相同,各有千秋。而魏晋南北朝最为特别?#26408;?#26159;面容上的“红妆”了。“虽?#39318;?#28982;色,谁能弃薄妆。?#22868;?#20154;容颜虽美,但多些妆饰更为锦上添花,那这些化妆品又从哪来呢?图为:电影《花木兰》中女子妆容用具胭脂粉盒

    自秦始皇,“红妆”之风开始兴起。其中“红妆”中的“红”就来自于调和红色的脂膏。“脂”就是动物的油脂,其中凝结的为脂,融化的叫膏。大约在汉代,人们学会了种植红蓝花草,从花汁中提取胭脂,作为化妆?#39134;?#21463;欢迎,开始?#36824;?#27867;地使用起来。“脂?#34180;?#31881;”密不可分,在涂胭脂之前一定要用白色的粉进?#20889;?#24213;,才具有白里透红的效果。在秦汉之前,“米粉”是妆粉最主要的成分。可是米粉的持妆效果不够好——粘性差,容易掉粉。

    大约在战国时代,“铅粉?#21271;?#21457;明了出来。铅粉,洗之不溶,且能给面容增添光彩。因此它逐渐替代了米粉的地位。魏晋南北朝时期,除了白色妆粉之外,也有一些加入色彩的妆粉。如前面提到的魏国宫女?#23578;Α白戏?#25975;面?#34180;?#39759;晋画眉的方法和?#29287;?#22810;沿袭汉代,讲究细长,但是在颜色上却大胆创新。南北朝时期,眉妆打破了古时绿蛾黑黛的陈规,而出现了“黄眉墨妆”的新样?#20581;?#22270;为:《宫乐图》中描绘的妃嫔粉妆场景

    《隋书》就曾记载“(北)后周大象元年......朝士不得佩绶,妇人墨妆黄眉。”当时,还有一件居?#34915;?#34892;必备,男女人手一个的化妆好物——香泽。香泽指?#26408;?#26159;润发用的香油。汉代男女皆可用香泽,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香泽更是大受欢迎。当时儒家式微,文人多受道教思想影响,开?#30002;?#20185;逐道、炼丹服药、扮演出世风范,并以风流自赏;图为:男子将容貌仪表的?#20848;?#19987;利从女子手中夺走,开始放飞自我。

    一方面穿宽袍大袖之衣经久不洗,视“扪虱而谈”为高雅,另一方面又赶时髦,?#38750;?#34892;止姿容的漂亮俊逸。“男子傅粉之习,起自汉魏,至南北朝犹然也”,为了达到美的标?#36857;?#36825;一时期的男子也学习女子“敷粉施朱?#34180;!?#26753;朝全盛之时,贵游子弟多无学术,无不熏衣剃面,敷粉施朱,从容出入,望若神仙。”当时男子有三大爱好:剃面,敷粉,熏香。图为:北齐徐显秀墓壁画中仪仗队中的男子,皆“敷白点红”

    描绘魏晋竹林七贤的《高逸图》局部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刘亦菲版花木兰丑?这可是当时非常潮的“额黄妆”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一首《木兰辞》让花木兰代?#22797;?#20891;的传奇故事流传千年,而木兰的影视形象创新也层出不穷。由刘亦菲主演的真人版《花木兰》首支预告放出。片中,刘亦菲一袭红衣,英姿飒爽,提剑骑马飞奔,在战场上奋勇厮杀,动作干脆利落霸气十足。最引人注目的是木兰相亲时的装扮,虽然只有3秒不到?#26408;?#22836;,却引发网友热议,纷纷感叹“能把刘亦菲画得这么难看也是厉害了?#34180;#?#26469;源:南风窗)

    在这个造型中,木兰身穿紫红配色绣花装,长发高高盘起。脸上妆容十分鲜艳,白粉打底,眉黛唇红,脸颊和额?#39134;?#21472;加了许多黄色和红色的色块。事实上,木兰作为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北魏人,电影中的妆容较好地还原了当时非常流行的“额黄妆?#34180;?#20013;国古代女子早在茹毛饮血的原始社会就开始探索如何装扮自己。她们将赤矿石磨成粉涂抹在脸上,以期为自己增光添彩。图为:刘亦菲《花木兰》剧照

    而受“重德轻色者,才是真贤”的思想影响,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人们把“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奉为美的最高境界。女子皆粉?#20316;?#40657;,薄施红妆,除此之外没有太多的颜色。那是中国古代妆容?#39134;?#26377;名的“素妆时代?#34180;?#36825;一情况一直?#20013;?#21040;魏晋南北朝才被打破。图为?#22909;?#32472;后魏北齐时代的《校书图卷?#32602;ㄋ文?#26412;),图中女子除了半涂前额以外,鼻梁部分也有涂黄的迹象

    随着民族文化的融合?#22836;?#25945;思想的传入,女子化妆时色彩的运用更为大胆,出现“额黄妆?#34180;?#26195;霞妆”等妍丽妆容。“蕊黄无限当山额,宿妆隐笑?#21019;?#38548;”中的蕊黄就是额黄,这是当时女子从佛像上得到启发,将自己的额头涂抹成黄色“眉心浓黛直点,额色轻黄细安”,这一妆容兴起于南北朝,一直?#20013;?#21040;元代。额黄妆容配上迤地长裙,大袖摇曳,是当时女子最为时髦的打扮。图为东晋“靥面妆”(中)至唐“三白妆”(左)?#20102;?#26691;花妆之演变

    额黄种类繁多,因大小不同,形状各异而千差万别,可以是最为简易的圆点,也可以是极其复杂的图形。也有女子将薄片剪成花的样子,贴在额?#39134;希?#31216;为“花黄?#34180;?#39069;黄点在眉心往上稍移的位置,而这与佛像中七大脉轮的?#25216;?#36718;位置相符。佛教于东汉正式传入中原,随着?#26053;?#22823;兴广建,“臂上烧香拜佛前,愿郎安?#35033;?#26032;年”女子常去拜佛烧香祈求姻缘平安。慢慢地,她们的妆容也发生了改变。图为“额黄妆”仿妆

    南北朝时期的女子妆容多以佛妆为美,以期?#25925;?#22899;子的仙气逸姿。当时还出现了灵蛇髻,飞天髻,云鬓等发型。魏晋南北朝也是历?#39134;?#27665;族大融合的时期,尤其是在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后,汉族与游牧民族在生活文化上有了更多的交融。中原?#26408;?#33268;优雅遇上北方游牧民族的洒脱,碰撞出了许多新的妆容造型。图为?#21495;?#23376;会给大半个面庞打上腮红,在两边太阳穴的位置画上对称的红色月牙。

    晋代崔豹《古今注》中记载当时魏国宫女?#23578;?#20197;?#25103;?#25975;面,可见色彩运用之大胆。这样看来,花木兰在当时也算是个时尚girl了。汉代的眉,魏晋的面靥,唐代的花钿,宋明的盘发,历朝历代的装扮不尽相同,各有千秋。而魏晋南北朝最为特别?#26408;?#26159;面容上的“红妆”了。“虽?#39318;?#28982;色,谁能弃薄妆。?#22868;?#20154;容颜虽美,但多些妆饰更为锦上添花,那这些化妆品又从哪来呢?图为:电影《花木兰》中女子妆容用具胭脂粉盒

    自秦始皇,“红妆”之风开始兴起。其中“红妆”中的“红”就来自于调和红色的脂膏。“脂”就是动物的油脂,其中凝结的为脂,融化的叫膏。大约在汉代,人们学会了种植红蓝花草,从花汁中提取胭脂,作为化妆?#39134;?#21463;欢迎,开始?#36824;?#27867;地使用起来。“脂?#34180;?#31881;”密不可分,在涂胭脂之前一定要用白色的粉进?#20889;?#24213;,才具有白里透红的效果。在秦汉之前,“米粉”是妆粉最主要的成分。可是米粉的持妆效果不够好——粘性差,容易掉粉。

    大约在战国时代,“铅粉?#21271;?#21457;明了出来。铅粉,洗之不溶,且能给面容增添光彩。因此它逐渐替代了米粉的地位。魏晋南北朝时期,除了白色妆粉之外,也有一些加入色彩的妆粉。如前面提到的魏国宫女?#23578;Α白戏?#25975;面?#34180;?#39759;晋画眉的方法和?#29287;?#22810;沿袭汉代,讲究细长,但是在颜色上却大胆创新。南北朝时期,眉妆打破了古时绿蛾黑黛的陈规,而出现了“黄眉墨妆”的新样?#20581;?#22270;为:《宫乐图》中描绘的妃嫔粉妆场景

    《隋书》就曾记载“(北)后周大象元年......朝士不得佩绶,妇人墨妆黄眉。”当时,还有一件居?#34915;?#34892;必备,男女人手一个的化妆好物——香泽。香泽指?#26408;?#26159;润发用的香油。汉代男女皆可用香泽,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香泽更是大受欢迎。当时儒家式微,文人多受道教思想影响,开?#30002;?#20185;逐道、炼丹服药、扮演出世风范,并以风流自赏;图为:男子将容貌仪表的?#20848;?#19987;利从女子手中夺走,开始放飞自我。

    一方面穿宽袍大袖之衣经久不洗,视“扪虱而谈”为高雅,另一方面又赶时髦,?#38750;?#34892;止姿容的漂亮俊逸。“男子傅粉之习,起自汉魏,至南北朝犹然也”,为了达到美的标?#36857;?#36825;一时期的男子也学习女子“敷粉施朱?#34180;!?#26753;朝全盛之时,贵游子弟多无学术,无不熏衣剃面,敷粉施朱,从容出入,望若神仙。”当时男子有三大爱好:剃面,敷粉,熏香。图为:北齐徐显秀墓壁画中仪仗队中的男子,皆“敷白点红”

    描绘魏晋竹林七贤的《高逸图》局部

    阅读 ()
    投诉
    吉林十一选五兑奖规则
  • <bdo id="ece6e"></bdo>
  • <bdo id="ece6e"></bdo>
  • 太阳vs马刺快传下载 双重奖励老虎机投注 北京pk计划人工在线全天免费版 佛罗伦萨乌迪内斯 动物足球世界杯 nba骑士vs热火高清集锦 神秘梦境客服 彩票开奖日期 全民欢乐捕鱼OL手机版 双色球专家杀号